客家文化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客家文化

客家文化大观—梅州客家特色

2014-05-05 15:32:51

梅州概况:

梅州地处粤东,山川雄奇险秀,终年满山碧绿,风景优美,资源丰富,人杰地灵,古迹众多,人文景观独具特色,人文传统悠久,文化底蕴深厚。自秦汉以来,客家人的祖先从中原向南迁徙颠簸,几经辗转,定居岭南。梅州是全国最大的客家人聚居地,是名闻遐迩的“客家之都”。客家文化传承了中原华夏文化,保持了古朴的中原儒风,同时,也融合了土著和周边文化的精华。客家围龙屋、汉剧、汉乐、客家山歌等无不显现出古老的中原文化的韵味。梅州自古就有“人文秀区”的美誉。经过漫长岁月的繁衍生息和社会历史实践,梅州逐渐成为“文化之乡”、“华侨之乡”和“足球之乡”。

崇文重教是客家人的优良传统。重视教育,兴学为乐,文章为贵,知识为荣,一直是梅县的社会风尚。发达的教育,深厚的人文底蕴,使梅州这片热土培养出一批又一批历史文化名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叶剑英诞生在梅州。历史上的客家文化名人众多,如“广东第一才子”宋湘;清末外交家、诗人黄遵宪;著名抗日志士、诗人丘逢甲;爱国华侨实业家张弼士;辛亥革命元老邓铿;名扬世界的大唐客长罗芳伯等。现代客家精英也有一大批,如林风眠、黄药眠、李惠堂等。来自梅州的院士有22名。这些客家文化孕育出来的精英人物,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等各个领域为梅州、为广东、为中国做出了巨大共享,建立了丰功伟绩。

一、客家民居

粤东客家民居经历了土围屋、土围楼、五凤楼、围龙屋、四角楼、纵列式和中西合璧楼等屋式变化。其中,盛行于明清两代的围龙屋最有特色。

1、建桥船形围。建桥船形围兴建于明代,距今已400余年,是现存较早的客家特色大围,坐落于梅州丰顺县建桥镇西北面,占地面积15780平方米。整座围构造似船形,围外设置回环的池塘,使防盗、防火、平衡气温的重要设施。远眺整座围屋似浮水大船故俗称船形围。华夏子孙信奉天圆地方,船形围遵循外圆内方的理论,外廓椭圆内围方形。围门前保存有清嘉庆、道光年间桅杆、桅夹(又称石旗杆、石旗夹、石笔)。

花萼楼全貌

2、花萼楼。花萼楼建于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为圆型土木结构夯土版筑式的建筑,楼高3层,200 多间房间住20多户人家,仅设一大门出入,楼底层墙厚2米。楼由两个同心圆的环形建筑物组成,环环相套。它的建筑材料是,在夯筑生土时掺入石灰、红糖水和糯米浆作为粘合剂,逐层加上竹条、木条、细石、碎瓦作为筋骨,是名副其实的“土楼”。 花萼楼设计精巧、结构独特,显示了客家人圆满、团结、平均、平等的生活理念,是目前广东土围楼中规模最大、设计最精美、保存最完整的民居古建筑,是世界民居建筑的一大奇观。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中国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秘书长郭旃前来考察后,认为该楼符合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条件。目前,大埔县正积极准备相关材料,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3、梅县世德堂。世德堂在松口镇铜琶村,由来自闽西上杭官田的李氏建于清代。三堂四横加两围及外护宅的大型围龙屋,占地1万多平方米。其外围墙和内部大多主墙以三合土于夯而成,厚20-40厘米不等。共有72个天井、108个厅、500间房。门厅有穹窿顶藻井,中堂天屏前有金漆木雕狮子,天井壁上有动物图案石板浮雕。其装饰之豪华为民宅所罕见。

著名的还有泰安楼、源远楼、联芳楼、万秋楼、南华又庐、光禄第等

二、梅州客家民俗

1、三月十九太阳生日。梅县客家人把农历三月十九日定为太阳生日。每年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设供焚香,烧太阳衣帽,祭祀太阳。有的人家还念《太阳经》,祈求上天赐福、消灾除难、风调雨顺、年年丰收。

2、丰顺埔寨火龙。丰顺埔寨火龙是客家独特的民间文化艺术。1987年广东省首届民间艺术欢乐节将其作为压轴节目。丰顺埔寨舞火龙活动始于清乾隆六年(1741年),有二、三百年的历史。起初是由硫磺、白硝、木炭未制成火药,做火箭、火花、大犁等燃放,经过几百年来的不断演变,烟架由原来的五七架发展到今十三架,高达十多米;火龙由原来的三四段发展到今十一段,长达三十余米。并采用有声有色的烟花,表演奇特,惊险壮观。在广场上,礼炮三声巨响,在锣鼓声中,舞龙开始,百来个小伙子挥舞火炬,赤膊飞路登场,二十多个壮士高举五米龙头,由绣球引路,近百名勇士手擎“金鲤”、“龙虾”、“鳌鱼”漫游广场。由长者点燃引火索,龙口吐出金珠来后,各段火龙发出五光十色的火花,火箭呼啸腾空,五彩缤纷。舞龙者在火海中翻腾,场面壮观。埔寨火龙,体现了客家人不怕艰难曲折勇于进取的精神面貌。

三、梅州客家民间艺术

1、广东汉乐。广东汉乐是中国传统音乐的一朵奇葩,是与广东音乐、潮州音乐齐名的广东三大乐种之一。广东汉乐典雅优美、古朴大方、曲目丰富、形式多样,有自己的完整体系和艺术风格。广东汉乐历史悠久,较完整地保存了中国古代音乐的曲目和演奏形式,风格古朴典雅,是研究中国古代音乐的重要历史资料,被誉为“中州古乐的活化石”。目前,广东汉乐主要流行于广东、福建、江西、台湾等客家地区和海内外客家华侨聚居地。其中,尤以广东梅州大埔县,汉乐人才辈出,群众根底深厚。2004年,大埔县被广东省文化厅命名为“广东汉乐之乡”。2006年,以大埔县名义申报的广东汉乐,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梅州民间舞蹈。梅州客家民间舞蹈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声名远播,蕴存了许多汉族民间舞蹈艺术之精粹。20世纪50年代初,梅州市闻名遐迩的灯色雷民间舞蹈《船灯》、《竹马灯》、《鲤鱼灯》等;宗教祭祀类有梅县的《织女穿花》舞、兴宁的《杯花》舞等赴省上京演出得到各界好评。梅州客家民间舞蹈具有以下特点:一是古香古色品类繁多;二是动作矫健豪放灵活洒脱;三是宗教民俗舞蹈突出,动作园韵技艺性强。

3、梅县山歌剧。梅县客家山歌剧是新中国建立后的新型剧种,是中国317个剧种之一。以梅县为中心,流行于闽粤赣等客家人聚居地。梅州素有“山歌之乡”美誉,客家山歌自古流行。同时还流传着丰富的民间小调、说唱音乐、庙堂音乐和丰富多彩的民间故事。梅县客家山歌剧就是在这个基础上逐渐形成发展起来的,成为客家人民喜闻乐见的地方剧种。

4、广东汉剧。广东汉剧为梅州地方大剧种。原称“外江戏”,意来自外省的戏曲剧种,流播于粤东、粤北、闽西、赣南等地区及台湾、香港、澳门以及东南亚客家华侨聚居地。汉剧顾名思义是汉族人的戏剧,在如今的中国及旧时中原已很少,只有湖北武汉和广东客家人聚居的地方还存在。

5、五华提线木偶。五华提线木偶艺术在国内外颇负盛名,尤其为客家人喜闻乐见。木偶戏古称傀儡戏,客话称“柴头呷”,有提线、布袋、杖头、铁枝、人形木偶等5个品类。五华提线木偶戏,自明朝万历年间由福建传入已有400多年。五华提线木偶表演艺术自成一体,灵活传神栩栩如生;木偶的造型,形体高大灵活,雕刻制作精细;木偶操作线路繁多,有的一个木偶多达30多根线,即使手腕、指关节、眼、鼻、耳、嘴等细微部分也能表演自如。上演剧目有传统剧、现代剧、少儿节目等,配以歌舞、说唱、杂耍、演唱,曲调以汉曲为主,兼有采茶、山歌、民间小调等,可谓融多样性、趣味性、娱乐性于一体,集客家民间艺术之大成。故五华素有“木偶之乡”的美称。

此外,还有梅县木偶戏、梅州客家古筝等。

三、梅州名人

1、十大元帅叶剑英。叶剑英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是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立下丰功伟绩的一代伟人、一代英豪,也是梅州客家骄子,革命元戎。他文涛武略、智勇双全,识大体、顾大局、操大业,赤胆忠心,鞠躬尽瘁,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所建立的辉煌业绩及其高风亮节,为举世所钦仰,可谓功要千秋、誉满神州。毛泽东曾高度赞誉他“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

2、亚洲球王李惠堂。梅州素有足球之乡美誉,在20世纪20年代出了个亚洲球王李惠堂。李惠堂纵横驰骋绿茵场25年,足迹遍及亚、欧、澳洲,曾代表国家队4次参加远东足球运动会获足球冠军,2次率队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曾先后率乐华、南华足球队多次访问东南亚各国,战绩显赫名闻遐迩,总计进球千余。获得国内国际各种奖章与百枚、奖杯120多座。获得英国足球总会教练证书。历任亚洲足球协会秘书、副会长,国际足球总会副会长。1979年李惠堂病逝于香港,享年74岁。著有《足球技术》、《球圃菜根集》、《足球裁判》、《鲁卫吟草》等著作。

3、名扬世界的大唐客长罗芳伯。罗芳伯(1738~1795),原名芳柏,“罗大哥”及“罗芳伯”是人们对他的尊称。祖籍广东梅县石扇镇大岭乡。罗芳伯少年时期“负奇气,性豪爽,尤喜结纳”,“自幼学文习武为群儿冠”,“尝于读书习剑之余佐治耕牧,遇事勤奋,乡里称之”。芳伯双亲早亡,因生活所迫从小给财主放牛。面对残酷的生存环境,罗芳伯幼小的心灵悟出人活在社会,若无一技之长就会受人欺侮。于是,他暗下决心,要练出一套过硬拳技和武艺,一则防身,二则为众谋福。芳伯练武并无对手,只能以牛为对象以树木为目标,无宗无派自成一家实用至上。“功夫不负苦心人”,罗芳伯坚持练武终于练就一身超人技艺,为其以后漂泊异域建功立业打下良好基础。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35岁的罗芳伯乡试不第,“乃怀壮游之志”,率族人及天地会众,从虎门启程,途经琼崖、西沙、菲律宾,横过赤道,以致漂泊到婆罗洲。当时婆罗洲尚未开发,到处荆棘丛生,仅有少数广东华侨在荒茫未辟的地方采矿垦荒。罗芳伯到来后,在婆罗洲的坤甸驻扎下来。他有文化、有才能、有胆识、懂武艺,以地缘和血缘为纽带,既能团结侨胞又能与当地人合作,故深受华侨和当地人的拥戴。面对荷兰和东印度公司的殖民统治者,不屈不挠,保护了当地土著人和华侨的利益;又协助当地土著首领苏丹讨平叛乱。苏丹将东万律之地划归罗芳伯管辖,辖下人口十余万。 1777年,罗芳伯根据当地人民和华侨的意见建立自治政府,以东万律为首府。当时,广大民众拥戴罗芳伯为国王,芳伯不同意,遂称罗芳伯为“大唐客长”或“大唐总长”。罗芳伯于1795年,在西加里曼丹病逝,终年58岁。罗芳伯的业绩一直为后人所敬仰,在近代史上有着重要位置,在东南亚一带影响相当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