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名人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客家名人

国学大师饶宗颐

2014-6-3 10:37:17

 

▲ 对于饶宗颐先生,温家宝总理称赞:“先生学贯中西,集学术与艺术于一身,虽已是耄耋之年,仍心系国家、民族和世界,让人感佩不已。”

  ▲ “我们饶家的远祖过去原居于江西省,几经迁徙,由福建入广东,初居于大埔县,后迁居嘉应州松口铜盘乡(即现在的铜琶村)。到了第十二世祖,定居于潮州,我是第十九世。”

  ——摘自孙立川、池田大作、饶宗颐鼎谈集《文化艺术之旅》

  ▲ 记者:现在大家都说您是潮州人的骄傲,但是最近好像有研究说您祖上是客家人?

  饶宗颐:最近他们实地考察后确定我的祖籍地是广东梅县松口铜琶村……所以我从祖籍来说绝对是客家人。 ——摘自《饶宗颐:一个文化奇迹》(刊登于2003年1月20日《南方日报》)


  饶宗颐在香港大学成立“饶宗颐学术馆”时演讲

  他是第一位讲述巴黎、日本所藏甲骨文的学者;他第一个系统研究殷代贞卜人物;他首次将敦煌写本《文心雕龙》公之于世,又是研究敦煌写卷书法的第一人;他是撰写宋、元琴史的首位学者。这些领域囊括了上古史、甲骨学、简帛学、经学、礼乐学、宗教学等13大门类,他出版有著作60余部,论文400多篇。他还精通古琴和中国音乐史,书法、绘画更是清逸飘洒、自成一家。他就是有“汉学界泰斗”之称的国学大师饶宗颐。

  无论是“北钱(锺书)南饶”也好,“北季(羡林)南饶”也罢,饶宗颐稳镇南国,蜚声海外,演绎出一个将近百年的文化传奇。当今之世,能集经学、佛学、史学、考古、文学、书画、音律、梵语于一身而扬名海内外,堪称“大师中的大师”者,唯有饶宗颐。

  一生好学 终成通儒

  饶宗颐,字固庵,号选堂,祖籍为梅州市梅县松口镇铜琶村,1917年出生于广东潮安县(今潮州市)的大户人家。现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荣誉讲座教授、伟伦荣誉讲座教授、艺术系、中国文化研究所荣誉院务委员等职。

  出身富裕之家的饶宗颐,在父亲遗留下来的庞大财产与大批书籍之间,选择了书籍,造就了后来闻名于世的国学大师,是当代中国文化艺术的高峰。

  饶宗颐早慧,从小便有神童之称,家中虽然开的是银庄,但父亲一直执着于学问的追求,这也影响了饶宗颐后来走上学问之道。

  生于钟鸣鼎食之家,然而饶宗颐丝毫不染纨绔子弟的浮夸气。也许是祖辈长期生活在梅州,得益于“文化之乡”精髓浸淫的缘故,他天赋异禀,生性清净,专志于学,6岁开始练书法,学国画,尤其喜欢画佛像。8岁时就读于潮州城南书院。9岁时,已能阅读《通鉴纲目》、《纪事本末》等古籍。至10岁,便能诵《史记》篇什,历阅佛典经史和古代诗词曲赋。11岁时,师从画家杨栻学习绘画山水、花鸟及宋人行草、名家法帖。16岁时,他已经出口成诗了。

  1930年,饶宗颐以优异的成绩考进省立金山中学初中部。但此时的他对课本中的唐诗宋词或《古文观止》早就烂熟于心,认为没必要在此浪费大好的少年光阴,仅读了一年他便干脆不再读了,居家自学。1935年,年仅18岁的饶宗颐以广东省立四中肄业的学历,受聘于国立中山大学广东通志馆,担任艺文纂修。由于父亲的逝世,留下未完的手稿。17岁的饶宗颐毅然担负起继承家学的重任,旁搜博采,拾佚钩沉,继续编撰《潮州艺文志》。

  业精六学 才备九能

  饶宗颐是中国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学家、经学家、教育家和书画家,是集学术、艺术于一身的大学者、国学大师。饶宗颐通晓6国语言,著作数千万言,研究领域涉及几十个领域之中的极尖端学术论题,学术贡献多得惊人,成就太大,因此他的头衔也多得吓人。

  饶宗颐著述3000万言,治学之领域,遍及10大门类,著述宏丰,仅《20世纪饶宗颐学术文集》即浩浩12卷,洋洋1000多万字;专著60多种,各种论文400余篇。先生通晓英语、法语、日语、德语、印度语、伊拉克语等6国语言文字,其中梵文、古巴比伦楔形文字,有的在其本国亦少有人精通,而饶宗颐先生以一个学方块字的中国人,却能通乎异国“天书”,非天才何能如是?

  北京大学季羡林教授说:饶公之成就,得益于其能出入乎“地下实物与纸上遗文”、“异族故书与吾国旧籍”、“外来观念与固有材料”之间。公之熟谙经史子集自不待言,甲骨、简帛遗文堪称权威,亚洲诸宗教更是师心自悟。

  饶宗颐治学半个世纪以来,足迹遍布五大洲,从事讲学、研究和文化交流,先生自谓“五洲历其四,九州历其七”,治学60年间,教授、研究员之类的头衔,即有几十个之多,其任教、受聘者,多是国际上的名牌学府与研究机构,除香港和大陆大学之外,先生先后在新加坡大学、印度班达伽东方研究所、法国科研中心、法国远东学院、美国耶鲁大学研究院、日本京都大学、九州大学从事讲学或研究。

  1996年8月,“饶宗颐学术研讨会”举行,来自中国大陆和美国、法国、日本、荷兰、新加坡以及港、澳、台等地的80多位学者出席,“饶学”的确立,奠定了饶宗颐在国际的学术地位。

  治学“秘笈”

  饶宗颐毕生治学的秘诀只有两个字:“敬”重中华文化,热“爱”文学艺术。其对中华文化的热爱和尊重,令许多人佩服。

  对于饶宗颐先生,温家宝总理称赞:“先生学贯中西,集学术与艺术于一身,虽已是耄耋之年,仍心系国家、民族和世界,让人感佩不已。”

  饶宗颐指出:必须把握最新材料,推动世界对中国文化的认识;“材料的出现,有时会决定学术的方向,带动起研究的热潮。像湖北郭店出土的竹简,引起中外学人很大兴趣。我在哈佛讲这个问题,外国学者对中国另眼相看。”

  季饶二人在学术界并称“北季南饶”,二人在学术研究上颇有交集之处。季羡林最早向大陆学术界撰文推荐饶宗颐,他曾对饶宗颐大半生学术成就介绍称“饶宗颐先生在中国文、史、哲和艺术界,以至在世界汉学界都是一个极高的标尺”。季羡林曾盛赞饶宗颐:“近年来,国内出现各式各样的大师,而我季羡林心目中的大师就是饶宗颐。”

  在“葫芦”里养生

  年逾九旬的饶宗颐现居住在香港,步履稳健、耳聪目明、精神矍铄。每每有人问及养生之道,饶宗颐仅一句话:“坐在葫芦里。”大家相互猜测,难道这个“葫芦”就是葫芦卖药、猜不透的意思?饶宗颐摇摇头,笑着说:“是元代诗人的一句话:‘天地小于瓜’。”豁达之情了然于胸。

  饶先生说:“我对自己的身体很珍重!珍重,就是做学问时,我完全投入,疲倦了,我会停止;吃东西,饱了就马上停止,自己克制自己。自14岁起,我学‘因是子静坐法’,我早上会沐浴和静坐,然后散步,晚上9时必宽衣就寝。”

  饶宗颐说他现在甚少出门,甚少应酬。他每天清晨四五点醒来,写字、看书、做研究,然后再回去睡个“回笼觉”。中午在女儿的陪伴下到家附近的一个潮汕餐厅食用午餐,下午要么休息,要么继续看书,晚上很早就睡觉了。阳台外是香港有名的跑马场,一周两次的赛马,饶宗颐常常在躺椅上看着,当休闲节目。

  “父亲的心灵很纯真。”女儿眼中的饶宗颐是这样的:“他已经90多岁了,但还是很勤奋,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

  饶宗颐还说,我的好处是活得长命,龚自珍只活到49岁,王国维先生50岁,以他们50岁的成绩,和我90多岁的成绩比较,是不够公平的;但龚自珍也的确“火气”大了一点,要不,可以更长命,成就更大。学问其实是积微之功,在于点滴之积累。人的生命如同蜡烛,烧得红红旺旺的,却很快熄灭,倒不如用青青的火苗更长久地燃烧来得经济。

  (文/姚艳芳)